/资讯

丁克洛斯的三年 My Three Years at Dean Close

浏览次数:5,627

分享到
点击收藏

英国

2013年9月我来到Dean Close Senior School就读11年级,作为走读学生。初来乍到时,我对英国的文化还仅仅局限于影视和文学作品中,并没有切身的体会,我曾经一度以为他们的日常生活就是喝茶、穿西装和茶会。

我在8月到达英国,学校在开学前一周组织了海外学生的认知活动,包括大巴前往保龄球场玩耍之类。我在英国学校感到与国内教育最大的不同是,主动性很重要,完全靠自觉。没有老师会盯着我交作业。相反,还需要我自己去找老师。

我在学期的头两个月经历了很大的转折。英国当地学生很有教养,乐于助人,说话较为直接,同龄学生在话题和感情上都较为开放和直接,话题也牵涉到政治、社会和他们熟悉的影视作品等等领域。作为一个在中国文化熏陶下成长的孩子,我比较拘谨和传统,他们的话题令我一时难以接受。我刚开始非常难以与当地学生交流,和其他的留学生在一起玩。

Nick classroom_副本_副本

英国的天气和国内大不相同,空气清新。虽然自然环境好,但是到了第一学期的10月后,太阳下山得早,而且经常下雨。气候阴冷对我也有些影响,我曾对自己缺乏信心。幸好学校在开学后就为国外学生提供EAL课程,有英语老师Mrs. Vest专为国际学生巩固英语。在她充满耐心的帮助下,我的英语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当时我的英语虽然已经是初三水平,但依然较为有限,上课都很难听懂,尤其是生物和历史课对我而言极具挑战。他们管作业叫“prep”,我曾一度以为是“预习”之意,所以都没有做;下周收作业的时候我的历史老师Mr. Milne在收作业时问我为什么不做,于是,我用生硬的英语向他解释:“我以为是预习,所以没有做。”;可他听成了“我早就有准备了,所以不需要做作业。”

有了这次的经验,此后每次下课如果有所不懂,我都会单独找到老师请他们再重复一遍作业的内容。因为生物和化学课的专业词汇较多,我下载了有道词典这个app,在做作业时有所不懂就查一下。

在第二学期,我鼓足信心,开始尝试与同年级的外国人交流。因为我喜欢《星球大战》和《指环王》,这都是英国人很喜欢的影视作品,我和同学们聊得很投机,比预想的还要顺利。同学们的素质也相对较高,大都比较有耐心,并会不对我的语病有所嘲笑,甚至会纠正并告诉我正确的语法。在经历了又一个月的尝试后,我和同学的友谊建立了起来,英语口语也得到了锻炼,算是融入了当地文化。

在之后的两年,我住进了学校的Gate House,并成为寄宿生的一员。在A-Level我选择了数学、高级数学、物理和化学。虽然有了第一年的英语基础我已经攻克了基本交流上的问题,但是在学科上依然需要巩固,不过幸好基础扎实,再加上我所在的宿舍也有不少国际学生和中国学生,我们彼此教导对方不明白的知识点,在这样一个互相照顾的环境下共同进步

捕获

英国的老师并不束缚学生的创造力,每个学生都会有自己的辅导老师,根据他们各自的特点教导以及在必要的时候辅助他们。老师与学生的关系更像是朋友与朋友,我们的舍监Mr. Tottman经常和同学玩象棋和打台球,而我的化学老师Mr. Chapman更是一个幽默又特别平易近人的老师,课堂上充斥着知识和笑声。而学校的图书管理员Mr. Suckle则是学校的一大活宝,他酷爱漫画书,经常与同学在下课后外出游玩。

到了Sixth Form,学校每周三下午都会有社区活动供我们选择。我也参加了Mr. Evans和Mrs. Milne 一同组织学校乌干达支教的计划过程。

学校还提供不少实践的机会,不过这些机会还需要学生主动去发现和申请。一般在中国学校,都会有老师或者家长公布这样的一个机会,而在英国,知道这些活动的存在还需要我们自己去看学校的布告栏和邮件去发现。

在高二的暑期我参加了学校组织的DofE(爱丁堡公爵奖)活动,我们4-6人一组,分开围绕着湖区背着登山包和帐篷,沿着固定的路线走到一个约定的终点。在四天五夜里,我们穿越山区的森林,爬过陡峭的山坡,双腿遍布沼泽的泥泞。路程虽然艰辛,但是大大开拓了我们的视野,还领略到了湖区美丽的自然风光。当然,最后我拿到了金奖证书,非常开心。

在我的辅导老师Mr. Pallerau的帮助下,我完成了一个名为Smallpiece的工程师暑期夏令营的报名流程,并最后成功参加了这个项目并非常享受整个过程。

捕1获

虽然在大多数情况下学生得到绝对的自由,学校对于学生的要求也并不松懈。在周六,学生必须在晚上11:00之前回来,而在周日6:30以后便不可出校。我们宿舍每天都有不同的老师执勤,在周末则由宿舍里的老师亲自执勤。而他们也非常友善,在周末我们可以和他们一起看电视,当然,出入还需要得到他们的批准。

等步入了Upper Sixth,不论是学生还是学校,都将主要精力放在了A-Level考试上。到了每个周三,物理和化学都会在下课后下午4:30左右专门为学生辅导,有时候只有一个学生去提问,老师也照答无妨。

在A-Level考完后,学校为我们办了离别宴,并请来了DJ为我们组织了一场School Disco,次日,我离开了这个三年来我称为家的地方。

陈泽昉 Nicholas Chen

往届毕业生 目前在巴斯大学就读

2017年9月

推荐资讯

0 学校对比栏
开始对比

您没有选择对比学校。

contact@schoolsguide.com.cn